喷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过劳死的西门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55:10 阅读: 来源:喷涂机厂家

在搜索框中键入“过劳死”,会得到几十万个新闻结果,最近排名靠前的新闻主角是“淘宝店卖家”。不同城市,类似情况的网店主,奋战于电商前线,日夜颠倒,24小时随时在线,销售额攀升收入增加的代价,是一去不回的健康……工作面前没有超人,血肉之躯,到底不能跟机器一样连轴转。我们是从今天开始就这么累的吗?还是仅仅是因为“追求更好”的热望在背后驱使?工作狂是对理想的追逐,还是已经沦为刻板的习惯,让我们在办公室消耗了大部分有价值的时间?

日理万机 盛年猝死

政界行贿 商界并购 社交猎艳 富养妻妾

《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如果为他做一份工作报告,会发现这份报告分外冗长,每天都安排了密密麻麻的项目,包括他在政界钻营,行贿,交际,千里迢迢买官,在商界要打理铺面生意,借款讨债,吞并竞争对手,家庭方面,请注意西门庆是个非常顾家的人,他的五妾一妻要做衣服打首饰都由他安排,正妻吴月娘处理日常事务,但妻妾间的摩擦纠纷还是一家之主调解。这些并不是他生活的全部,《金瓶梅》这本优秀的世情小说,最大的“卖点”是西门庆的“猎艳史”,前前后后,与他发生关系的女人多达几十人。酣畅淋漓的性爱描写,看见人欲横流的同时,也可以看到西门庆在无限透支自己的体力——结局是必然的:他在盛年猝死,仅仅来得及安排好自己的后事,偌大家业,分崩离析,当年风光一时的西门家,就此迅速衰败。

在西门庆生前,有没有明白这一点呢?他也曾有过片刻的领悟,那是李瓶儿过世之时,劝他自己保重,“家事大,孤身无靠”,劝他“早日来家”,注意养生休息。李瓶儿早已看到了未来的危机,但西门庆瞬间的感动之后,立即盘算李瓶儿的丧事怎么办,从买什么样的棺材,到请多少宾客,画遗像,请戏班,中间也不忘了勾搭李瓶儿房中的奶妈,来往应酬也探听到可以买官的消息,他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个舞台上,像一个出色的杂耍艺人,同时抛接着三个球,脚下还在高空钢丝上踩着独轮车,沉浸于表演的喜悦中,全然忘了这生活的凶险。

西门庆 王熙凤

《金瓶梅》和《红楼梦》时代的“工作狂”

大多数人把《金瓶梅》视为“黄书”,西门庆是“淫棍”,却忽视这本书翔实地再现了那个时代的生活。老舍说:车夫都有一个“辙”,同样,无论什么年代,“工作狂”们,也有类似的人生轨迹:他们都有行动力,控制欲,并会在细节上去力求完美,他们会事无巨细统统抓在手里,亲历亲为生怕哪个环节出了漏洞。很多工作狂也在意生活的享乐,但他们却是把享乐也当成工作一样完成,比如几点去吃某个饭店的菜,周几去出席某个聚会,比如每晚九点出现在健身房,在跑步机上跑完十公里。乍一看,这样的人生是面面俱到的完美,拼命地工作,拼命地享乐,一切都尽在掌控。只是,健康的危机已经埋下伏笔,只有自己茫然不知。

《红楼梦》中的工作狂是王熙凤,掌管大家族的运营工作,同时还要克扣月钱放债,背后替人拉关系打官司赚取贿赂,只见她每天忙得不得闲,饭也越吃越少,后来小产,生病,不得不让李纨,宝钗,探春协理大观园,她对权力片刻也不想放松,但身体已经不允许她这么做。秦可卿在梦中对她的警告,繁华易逝,是家族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她个人的前途。

同样,西门庆的人生顶峰,发生在他千里进京“面圣”,作为一个县城小财主,能看到天子也就算是最大的荣耀了,转身回乡路却是风雪弥漫,一行几人走得狼狈之极,宿在荒村古寺中,跟之前的金銮殿面圣那样辉煌的场面,仅仅是隔天而已。但是权力狂看不破,野心和欲望已经让他们彻底迷失,他们如脱缰野马,一心想的只是控制,控制,抓住更多,更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并不在考虑之内。

生命不过是数十年有限的时间,在这些时间里作什么,会沉淀出人生的价值,除了工作成就之外,我们还需要幸福的家庭,平和的独处,放松的空闲,在“什么都想要”之外,我们还有“什么都不做”的需求。这一点,是“工作狂”们永远忽视掉的。拖着沉重的欲望之犁,埋头向前冲,形成习惯之后,再也无法停下来,身体毁伤,精神疲惫,这一切并不是名片上的头衔和银行卡上的数字可以弥补。

西门庆死后,吴月娘曾悲叹:原本姐妹们一条板凳也坐不下,现在却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个人。花团锦簇的妻妾们原本是西门家兴旺德象征,忽喇喇似大厦倾,攫取再多,也只剩一条空板凳而已。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