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不是潘金莲其实是秦可卿的心声

发布时间:2020-02-26 18:00:41 阅读: 来源:喷涂机厂家

“我不是潘金莲”其实是秦可卿的心声

在《金瓶梅》中,作者为列位看官塑造出了一个标志性的淫妇,那就是潘金莲,婚内出轨,谋杀亲夫,通奸乱伦,反正是要多不堪有多不堪吧!在《红楼梦》中,曹公也为列位看官塑造了一位特殊的“淫妇”,那就是秦可卿,然而,秦可卿却位列“金陵十二钗”,是一位美丽而又神秘的女性,为什么同样都是通奸乱伦,同样都打着“淫妇”的标号,在列位看官的心里,却有这么大的差别呢?她们二人的“淫荡”行为,是有区别的。

列位看官知道,跟潘金莲发生过两性关系的男人有很多,笔者初略数了一下,大概有六个人,张大户、武大郎、西门庆、陈敬济、琴童和王潮儿,而且潘金莲还暗恋着自己的小叔子武松,可以说,潘金莲很博爱啊!

网络配图

在当武大郎的老婆时,她就与张大户保持往来,她之前便是张大户家里的丫鬟,后来嫁给了“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张大户与潘金莲早有来往,武大郎只能假装不知,对于嫁给武大郎,潘金莲表现出无限地委屈,《金瓶梅》中曾多处写道潘金莲的心理活动,“普天世界断生了男子,何故将奴嫁与这样个货?”“端的那世里晦气,却嫁了他,是好苦也。”等等。

于是,心有怨气的潘金莲开始了勾引武松的计划,可惜,武二郎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好汉子,美人面前不变色,还言辞激烈地批评了嫂夫人潘金莲,遭此拒绝之后,潘金莲的心理更加难以控制,一是委屈,二是情欲,此时,西门大官人走进了她的生活中。

在王婆的“挨光”计划下,潘金莲与西门大官人顺利苟合,于是就有了谋杀亲夫武大郎的故事,此时的潘金莲在紧张、刺激、害怕、恐惧后,更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缠上了西门庆,她的委屈自然烟消云散,于是,她成为了西门府里的“五娘”,西门庆众多女人中的一份子。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进入西门府后,屁股还没坐热,潘金莲的委屈又来了,西门庆实在太好色,太不是个东西了,到处玩女人,可以说,进入西门府,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恋爱期、蜜月期就过了,潘金莲只得和众多女人分享这一个男人,这是她始料不及的,不过,她的生活条件确实得到巨大的改善,丰富的物质条件,也是她没想到的。

从《金瓶梅》的故事发展来看,潘金莲是个不知足的人,在西门府里众多的女人中,她算得上比较受宠的,但她始终不甘心,于是和西门庆手下的琴童睡到了一起,书中曾言到潘金莲是“青春未及三十,欲火难禁一丈高”,和琴童的偷情,她是主动的,刻意的。

而和陈敬济的偷情,也与琴童的目的差不多,可陈敬济是西门庆的女婿,潘金莲在名义上是陈敬济的小丈母娘,他们的偷情是乱伦的行为,潘金莲要的也就是这种刺激和发泄,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出于对西门庆的薄情、不忠的性报复,也是对性欲的发泄。

网络配图

当然,潘金莲和陈敬济是有感情基础的,而且是调情挑逗多次最后得手,西门庆死了以后,潘金莲终于主动地走出了关键的一步,说道:“我儿,你娘今日可成就了你罢!”她还怀上了陈敬济的孩子,《金瓶梅》曾言道他们可谓“五百年冤家今朝相遇,三十年恩爱一旦遭逢”,可想这二人干得是多么猛烈!

最后,当西门庆死后,吴月娘便将潘金莲赶出了西门府,潘金莲只得投奔到王婆那里暂住,就算到了如此地步,她居然和王婆的儿子王潮儿勾搭上了,当然,这里不排除她想讨好王潮儿和王婆,毕竟自己已经没有容身之地了。

综合潘金莲的偷情史,列位看官应该可以发现,潘金莲始终是在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唯一的资本去获取更好的生存环境,并改变自己的卑微命运,她向往美好的爱情和幸福,比如说暗恋武松,但是她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

除了享受到优越的物质条件,再就是在作为诸如西门庆、陈敬济等权贵的性玩具时,享受到性爱带给自己的快感,她更多的是受到权贵的玩弄和人格上的侮辱,她始终没有得到真正的爱情和幸福,这是可悲的,《金瓶梅》的伟大也就在于反映了这种时代性的悲剧。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我们再来说说《红楼梦》中的“淫妇”秦可卿,秦可卿作为“金陵十二钗”之一,而且是“金陵十二钗”中最美丽的一位,她为什么会成为“淫妇”呢?她与其公公贾珍通奸乱伦的不堪行为,已经成了宁国府公开的秘密,这也是她最大的人生污点,焦大在酒后骂道:“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至少“爬灰”说的就是她与贾珍,那么,她和贾珍究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红楼梦》在性爱描写上采用的是间接隐晦的笔法,在全书中无法找出直接性描写的段落,但是依然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与《金瓶梅》有着巨大的区别,也就是这种无胜于有的境界,足以说明《红楼梦》借鉴并超越了《金瓶梅》。

从“天香楼事件”可以看出,秦可卿与贾珍的关系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见,秦可卿是顺从的,至少在后期没有反对,贾珍是整个贾氏家族的族长,宁国府最大的主人,更是一个大色狼,他对于秦可卿是不会放过的,因此,从生存的角度来讲,秦可卿只能顺从,反抗是没有力量的。

网络配图

有人可能会有意见了,贾珍和秦可卿就是真爱了,通过《红楼梦》的描述可以推断,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贾珍在感情上就不是一个忠贞的人,他就是一个贪婪、自私、好色的纨绔子弟,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他爱的只有他自己以及他手中的权力,他只会把女人当作发泄性欲的玩具,从某个意义上说,他跟西门庆是一个性质的人物,这才符合曹公写《红楼梦》“为女儿立传”的写作宗旨。

对于这段乱伦通奸之事,秦可卿是没有反抗能力的,她只能接受,但她的内心非常痛苦,特别是听到焦大的醉骂后,她更是羞愧,尽管她是宁国府的“当家奶奶”(婆婆尤氏手中并没有此权力),但她明白,这是由于与贾珍的特殊关系才获得的。

秦可卿死前的病情显得非常蹊跷,笔者认为,极有可能是长期的乱伦淫乱,加上内心压抑,精神忧郁,导致身心俱疲,而且心病大于身病,精神上的痛苦大于肉体上的痛苦,通过《红楼梦》第五回秦可卿的判词可以推断出,最终,秦可卿因为羞愧悬梁自杀而死。

对比一下潘金莲,潘金莲始终保持主动的态度,她的心理虽然也很压抑、委屈,但那是欲望的作用,所以她要报复、要发泄,她是通过身体作为资本换取好的生存环境和改变命运的机会,秦可卿却大为不同,她始终是被动的,内心始终是压抑的,而且她的行为不是欲望的作用,而完全是情感的作用,她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她对王熙凤曾经说过“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就是这个道理,甚至她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掌握,所以她只能选择忍耐、顺从,可见,无论是潘金莲还是秦可卿,都是男权制度下的牺牲品,都是可怜人啊!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教学研究

塑胶工业

新疆财经

家庭医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