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OpenStack难过的两周岁生日

发布时间:2020-06-29 19:58:41 阅读: 来源:喷涂机厂家

OpenStack这周就两岁了。这意味着这个把自己设想成为云上的Linux的开源项目正进入其发展过程的关键阶段。

Rackspace在2010年七月催生了OpenStack放出了一些统计数据来展示OpenStack的势头并推出其OpenStack-as-Linux的对比。例如,在该项目的第84周,有166个实体贡献了自己的力量,然而Linux花了828周才达到180个积极贡献者,根据Rackspace的数据。

根据该计算而且事实上Internap,惠普和Rackspace自己在某种程度的产品中都有OpenStack云在进入第三年时显示了不错的势头。这是否足以形成竞争来抗衡亚马逊云计算服务和VMware vCloud这种重量级还有待观察。一些竞争对手(最明显的是Eucalyptus的CEO Marten Mickos)认为OpenStack的参与者太多了。在上个月的GigaOM结构会议上,Mickos称OpenStack不是遵循Linux的脚步,而会成为“云上的Unix”。言外之意是,太多的厂商在云上权衡,导致了一个支离破碎的OpenStack标准。

破裂的担忧

这个项目从一个大部分由Rackspace主导的工作过渡到一个更广泛的OpenStack基金会,带有对众多厂商之间传播的控制,这些厂商包括白金级成员AT&T, Canonical,惠普,IBM,红帽和加入Rackspace的SUSE。(黄金级成员包括思科,ClearPath网络,Cloudscaling,戴尔,Dreamhost,Morphlabs,NetApp和雅虎)。这种模式没有成功的先例。一旦IBM放弃对多厂商基金会的控制,Eclipse Java IDE就能真正高飞了。

Jim Curry,Rackspace云构建总经理兼副总裁,一个OpenStack工作的早起煽动者,他显然看好该项目的前景,但也承认挑战同样存在。“任何不是由一个厂商控制,而是由许多有自己议程的厂商参与的开源项目都有更高的破裂风险单一厂商或接近单一厂商的项目的优势在于在短期和短时间内对市场有着更多的控制”,在最近一次采访中他这样说。

但是,在他看来,这种动态会随着时间变化。“对于持续,快速创新,这是由群体来决定标准,互操作性是否重要。现在很难做出判断,因为OpenStack仍然在初期。”

OpenStack阵营与思杰已经有些不良反应了,思杰是OpenStack的一个赞助者,再四月调转方向,建立了其更成熟的CloudStack,成为一个与之竞争的开源云平台。现在某些方面已经让人担心了,即使一些白金级合作者在追求他们自己的有潜在竞争力的项目同时也在对OpenStack两面下注。红帽的CloudForms就是一例。(郑重声明,红帽把CloudForms描绘为免费的,没有竞争力的,对于OpenStack虽然一些它自己的合作伙伴表示在评价云选项的客户中对这一观点一头雾水)

Curry称有那么一些厂商虽然他强调他没把惠普和红帽算在其中使用OpenStack品牌的营销价值,而不是完全买进该任务。“红帽和其首席技术官Brian Stevens都是重要的支持者,他们贡献了很多代码,但像那样的大公司通常有竞争性的解决方案。有的在OpenStack之前就启动了,但我喜欢这些公司和个人的贡献。”

底线:有选择是好事

Curry适用OpenStack早期的口头禅:客户在他们的云部署选项中需要选择。“两年前云市场没有现在这样大。在那时,客户不得不选择一种技术或另一个,选择就是亚马逊和VMware。并不是说他们是差劲的技术公司他们是很棒的技术公司,提供的很多,但选择其一就限制了你转到另一个的机会”,Curry说。

随着OpenStack进入了它第三个年头并且随着亚马逊和VMware面临着用户担忧厂商锁定所有人都认为云计算时代为时尚早。大多数公司已经把一些项目置于云环境下,但还是不完全进入。但他们都想要有选择。

中国vpn app

中国视频国外怎么看

腾讯视频加速

海外手机看国内视频

相关阅读